被美国抢走口罩后 柏林请求德国军方保护口罩运输


自从一些美国议员巧立名目提出向中国“追责”后,个别国家的政客和组织也开始跟风蹭热点、博眼球。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亨利·杰克逊协会是英国反华智库。早在2017年,就有英国媒体报道称该智库被日本驻英国大使馆收买,常年致力于渲染“中国威胁论”。毛俊响6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批评说,此前并未有因新发传染病而引起的国际诉讼,个别国家目前出现针对中国的声音,很大程度上是为了“甩锅”。对于印度方面提出的申诉,他说:“那不是一份严谨的法律文书,关键事实证据竟来源于媒体报道,对行为和损害因果关系的分析毫无逻辑可言。”毛俊响还强调,人权理事会没有职权在申诉案件中作出要求所涉国家赔偿受害人的实体性决定,该组织是一个政治机构而非司法机构。

【环球时报】在中国用事实证明其对新冠肺炎疫情作出有效应对之际,来自英国、印度的个别智库和组织却大肆渲染“中国隐瞒疫情论”,试图通过国际法途径让中国作出赔偿。中南大学人权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毛俊响教授6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在控制和治疗新冠肺炎方面切实履行了国际义务,反之一些国家在中国出现疫情后的两个月中迟迟没有采取有效措施控制疫情,导致疫情在短时间内迅速失控,“倒是真要考虑一下这些国家是否违反国际人权公约的义务”。

记者问:据报道,英国《旁观者》杂志美国版网站5日刊文称,意大利曾向中国捐赠防疫物资,现在中国让他们买回去。经意大利记者调查,这条消息属于假新闻,文章作者通过道听途说且无法查证的第三手消息,抛出“中国强迫意大利回购捐赠物资”的说法。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另据美国《纽约邮报》5日报道,一名白宫高级官员透露,美国3M公司及霍尼韦尔的高管告诉特朗普政府,北京今年1月禁止他们出口在中国工厂生产的N95口罩、手套等医疗用品。特朗普连任竞选团队资深法律顾问埃利斯5日称,从刑法角度来说,中国此举相当于是“谋杀”,政府正在考虑起诉中国的选项,包括向欧洲人权法院提出诉讼或运用联合国机制。

对此,毛俊响6日对《环球时报》记者分析说,上述智库和组织均想以中国违反国际义务为由进行起诉。《国际卫生条例》第6、7、9条规定了缔约国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可能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所有事件的义务,以及信息分享义务。但没有证据显示,中国隐瞒信息并延迟通报。他表示,根据相关决议,人权理事会申诉程序针对的是“存在一贯严重侵犯人权并已得到可靠证实的情况”。2019年12月,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暴发,中国人民本身就是新冠肺炎的受害者。世界卫生组织多次强调,中国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作出巨大牺牲和贡献,中国采取的各项措施为世界各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赢得了时间,“稍有常识的人,都不会认为在中国‘存在一贯严重侵犯人权并已得到可靠证实的情况’。”

对此,发言人赵立坚就此问题作出三点回应:第一,中方始终高度重视在华外国公民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依法保障他们的合法权益,病毒无情人有情。疫情发生以来,中方各部门和地方政府尽最大努力来保障他们的生活、防疫、医疗方面的需求。对于在华感染新冠肺炎的外国公民一视同仁,及时进行救治。绝大部分在华外国公民对中国人民团结一心抗击疫情的努力和成效表示高度赞赏,对中方给予他们的关心照顾表示衷心感谢。对中方采取的疫情防控措施,予以充分配合。不少外国朋友主动请缨、自告奋勇地加入到中方抗击疫情的队伍中,留下了中外友人齐心协力、共克时艰的感人故事。

中国商务部一级巡视员江帆5日表示,中国不会忘记在抗击疫情之初,许多国家对我们施以援手。因此在中国疫情防控形势向好、国外疫情加速蔓延之际,中国愿意在做好国内疫情防控的基础上,对有关国家和地区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和帮助,加倍回馈国际社会,因此中国没有也不会限制医疗物资出口。【环球网报道】2020年4月7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以下为部分实录。

与此同时,《印度论坛报》5日报道称,全印律师协会和国际法学家委员会已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申诉,公然宣称“中国秘密开发能大规模摧毁人类的生物武器”,要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介入此事,使中国能够对国际社会和联合国成员国作出赔偿,尤其是印度。全印律师协会主席兼国际法学家委员会主席阿迪什·C·阿加瓦拉在申诉书中声称,“新冠病毒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开发出来的生物武器,旨在使世界主要国家瘫痪,让中国成为唯一受益者”,违反了《国际卫生条例》、国际人权公约等规定。

据英国《每日快报》5日报道,英国智库亨利·杰克逊学会在一份报告中宣称,新冠病毒已在全球感染超过100万人,这给包括英国、美国和日本在内的七国集团(G7)造成约3.2万亿英镑的巨大损失,而“此前试图隐瞒疫情信息”的中国本可以减轻新冠病毒在全球范围内的经济影响。该学会声称,“中国违反《国际卫生条例》,对新冠病毒扩散负有责任”,如果通过法律途径对中国提起诉讼,英国的索赔额可高达3510亿英镑。该报告还列举了10种对中国提起诉讼的法律途径,涉及国际法院和常设仲裁法院、世界贸易组织、双边投资条约以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

第二,中方反对一切形式的歧视和偏见。中方根据疫情发展情况,及时动态调整。对自外国来华人员入境后的检验检疫和防控措施,这些措施是中方为了应对当前疫情,参考许多国家做法,不得已采取的临时性措施。中方这样做既是对中国人民负责,也是对外国公民负责。我们始终对外国公民和本国公民一视同仁,无差别地执行相应措施,充分照顾当事人的合理关切,尊重他们的宗教和风俗习惯。我们没有因为谁是外国公民就增加额外的防御措施,当然我们也不会因为谁是外国公民,就减少或放松相关的法律规定。